回到舊版
投稿信箱

首頁 >學術研究 > 科研論文

常偉:去非洲種地: 農業大省如何走出去

發布時間:2019-10-01發布人:網站管理員瀏覽量:129次

截至2018年9月,已有7家安徽企業抱團在津巴布韋從事玉米、大豆、小麥、煙葉等作物種植,共建成8個農場,經營面積達1萬多公頃。

6月27日,首屆中非經貿博覽會在長沙開幕,53個非洲國家參會,中非合作迎來新一輪熱潮。對安徽來說,農業是皖非合作的重要領域,安徽農業走出去面臨重要機遇。

非洲幅員遼闊,水熱條件較好,農業用地資源豐富,但因技術落后和基礎設施匱乏,農業已成為其社會經濟發展的嚴重制約因素。中國作為世界第一農業大國,過去40年里在農業領域取得了巨大成功。安徽作為中國農村改革發源地,改革開放后農業獲得了長足發展,并且涌現出一批有實力的農業企業。因此,安徽非洲農業合作不僅有助于安徽農業實現國際化發展,對于非洲國家同樣具有重要的社會經濟意義。

機遇

中非有著深厚的傳統友誼。近年來,中非在經濟領域開展了卓有成效的深度合作。2018年,中國與非洲國家進出口總額約為2039.81億美元,其中對非洲出口約1047億美元,自非洲進口約992.81億美元。

非洲農業資源豐富,與安徽存在較強的互補性。非洲農地資源十分豐富,生產成本較低,皖非農業優勢互補,全方位推進農業合作具有較好的前景。津巴布韋國土面積39.2萬平方公里,可耕地面積達30萬平方公里,且土地租金較低。津巴布韋西馬紹蘭省土地租金每公頃40美元,遠低于國內,且肥力較好。

因技術落后,非洲存在大量待開發的土地,糧食不能自給。而安徽農業技術,特別是糧食生產技術較成熟,適合非洲發展需要。此外,非洲茶葉、煙草、芝麻等農產品生產也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與安徽存在較大合作空間。

同時,非洲國家能享受到一些獨特優惠政策。非洲是世界經濟最不發達區域,全球60個最不發達國家中有31個位于非洲。為促進非洲發展,聯合國以及歐美等發達國家針對非洲出臺了包括農產品免檢、免稅等優惠政策。有的甚至與發達國家簽署了自由貿易區協議,如能妥善運用這些政策,將會為安徽農業企業發展帶來新的契機。

近年來安徽非洲農業合作勢頭良好,成效明顯。2010年以來,安徽積極開展與津巴布韋的農業合作,成立皖津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截至2018年7月,從2011年的首期兩個農場1800公頃,發展到10個農場1.2萬公頃,成為津巴布韋境內最大的農業生產企業,年產糧食近兩萬噸。

截至2018年9月,已有7家安徽企業抱團在津從事玉米、大豆、小麥、煙葉等作物種植,共建成8個農場,經營面積達1萬多公頃,為津巴布韋經濟發展和糧食安全做出了應有貢獻。

2018年4月,津巴布韋總統姆南加古瓦訪華期間,對皖津公司表示贊賞,并表示要對安徽農墾集團下一步在津巴布韋的項目開發和業務拓展表示給予更大更多支持。安徽燕莊油脂有限責任公司在埃塞俄比亞、烏干達投資芝麻加工產業,不僅為國內市場提供了高品質芝麻油,也為當地經濟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挑戰

非洲雖然農地資源豐富,但生產條件與安徽存在較大差異。如津巴布韋、肯尼亞和南非耕地資源豐富,但地處熱帶,土壤多屬土層相對較薄的紅壤。

津巴布韋土層厚度僅為40厘米,且石塊較多,國內普遍使用的全懸掛式鏵式犁盡管翻耕質量較高,但在這種土壤結構下易損壞,且維修困難。而西方國家的農機公司生產的圓盤犁盡管可以較好適應非洲土壤,但價格昂貴。

同時,非洲基礎設施較差。非洲國家農業基礎設施不足,農田排管設施、農村電力、農村交通等基礎設施落后,對抗災和農業發展帶來較大制約。馬達加斯加近35年來共發生了47起較大規模的洪水、干旱和熱帶風暴等多種自然災害。近年來,馬達加斯加東部及西南部沿海地區,每年遭受3-4次不同規模熱帶颶風的侵襲。

因農業配套基礎設施的落后,水庫、排灌系統數量嚴重不足,整個農業系統抵御災害能力極低。2013年2月哈魯納臺風及隨后的洪水橫掃馬西南部,導致部分縣市農業減產50%-75%。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津巴布韋中部及西部地區遭受了40年來的最少降雨,干旱少雨造成的農作物歉收將使津巴布韋至少500萬人面臨糧食短缺。前往非洲投資農業必須考慮基礎設施因素。

另外,非洲市場狹小帶來的經營性風險問題。非洲國家大多經濟發展相對落后,在非洲投資農業不可避免地會遇到當地市場狹小問題。

以馬達加斯加和塞拉利昂兩國為例,2017年人均GDP分別為 449.72美元和449.53美元。安徽農業企業前往馬達加斯加、塞拉利昂投資從事水稻種植,獲得豐收,且品質較好,但由于當地居民收入較低而缺乏相應購買力,返銷國內又遇到農產品貿易配額問題,致使相關企業進退兩難。

還有制度和外匯管制所帶來的風險問題。非洲國家大多金融體系脆弱,在非洲投資農業必須考慮外匯管制問題。安徽省內農業企業赴非投資,當需要得到母公司資金支持時卻無法追加投資,所獲利潤也無法通過官方渠道順利回流國內,不得不通過地下錢莊和影子銀行轉帳,不僅成本較高,而且風險很大。

此外,制度和文化差異引發的相關沖突,也成為皖企赴非投資農業不應忽略的因素。

對策

就產品結構而言,安徽在非洲農業企業大多生產玉米、小麥、煙草等作物,玉米、小麥對于所在國糧食安全意義重大,而煙草經濟效益較高,回報十分可觀。但當前而言,可考慮種植大豆。

一方面,大豆生長期較短,機械化技術較為成熟,非洲國家農地資源極為豐富,大豆種植可以改善所在國土壤肥力。其二,我國大豆需求旺盛,市場前景廣闊。2018年中國進口大豆8806.6萬噸,進口額為381.65億美元,其中從美國進口大豆1664萬噸。如能在津巴布韋、肯尼亞等國生產1500萬噸非轉基因大豆,不僅可以增強我國在貿易摩擦中的話語權,也必將有助于改善相關國家國際收支狀況,從而進一步密切相關國家與安徽的經貿合作關系。

進一步開發適合非洲農業生產的農資和農業技術裝備。特別是開發適合非洲土壤的圓盤犁等相關農具,已成為推進皖非農業合作的當務之急。津巴布韋特別希望從中國獲得農產品烘干設備。

鑒于津巴布韋、肯尼亞土壤酸度較高,開發適合田間使用的農用石灰,也是亟待解決的另一個技術性問題。就南非而言,隨著土地制度改革的推進,預計將有大量黑人獲得土地,開發適合南非使用的小型農機具設備將具有較好的市場前景。

從制度上而言,積極探尋有利于互利共贏的商業模式與傳統援助模式相結合,使東道國政府和居民受益,使前往非洲投資的企業獲利,對于皖非農業合作更為重要。一些印度裔居民開辦的企業,在非洲由于可得到金融支持而發展較快。但中國企業在非洲投資農業時,卻無法求助于我國金融企業。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求安徽金融部門基于中非合作框架,前往非洲開展相關金融業務,為中非農業合作做出貢獻。

隨著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相關配套政策措施的不斷落實,安徽企業在中非農業合作的各方面均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安徽對非洲社會、經濟、政治、法律、農業等相關各方面的研究仍然不能較好滿足省內政府部門、企業等各方面的需求。因此,安徽應依托現有科研院所,成立針對非洲的專門研究機構,進一步整合力量,針對非洲農業發展開展研究,為安徽農業走向非洲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持。

(作者單位:安徽大學中國三農問題研究中心)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學中國三農問題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 造寶屋科技

通訊地址:中國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號安徽大學龍河校區主教學樓西403室|聯系電話:0551-65108001|傳真:0551-65108001

黑龙江时时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