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舊版
投稿信箱

首頁 >社會服務 > 社會反饋

他們,永遠和農民在一起

發布時間:2018-10-28發布人:網站管理員瀏覽量:531次

他們,永遠和農民在一起

 

編者按

農技推廣關系到農業科研成果的落地,重要性不言而喻。本報于2018年8月8日發表了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緣何那么長》一文后,引起了業內人士的關注和討論,他們希望我們繼續跟進這一話題。其中,安徽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常偉來信表示,對目前我國農技推廣體系存在的問題深有感觸,讀完文章后讓他對農技推廣體系改革又有了進一步思考。基于此,本報特策劃了農技推廣體系改革系列報道,從不同角度呈現農業技術需求方、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社會化服務組織、科研工作者以及農業政策專家等眼中的農技推廣話題,以饗讀者。

■本報記者 秦志偉

忙,是基層農技推廣人員共同的狀態。

記者本想采訪新疆喀什地區農業技術推廣中心主任傅連軍,但他表示“正和農民在一起”,把采訪任務安排給了辦公室主任張勇。和傅連軍一樣,地方農技推廣部門的主業就是和農民在一起。

基層農技推廣隊伍是實現農業現代化不可或缺的力量,要真正解決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問題,聽聽他們在做什么、面臨哪些問題,至關重要。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從記者采訪情況看,基層農技推廣人員可以做到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

事實上,作為鄉村振興戰略中極其重要的一環,加強農技推廣人員隊伍建設確實應該走在先、走在前。

沒進人,反而“減人”了

忙活了一天,廣西北流市石窩鎮農技推廣站站長葉文男到晚上才有時間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的采訪。據他介紹,目前石窩鎮農技推廣站共有5個人,當被問及是否人員過少時,他說“相比其他鄉鎮,已經算多的了”。

江蘇省連云港市贛榆區作物栽培指導站也只有7個人。站長孫月軒向《中國科學報》記者介紹,現在技術指導員比較少,以前每種作物還有一兩個人負責。現在沒有辦法,開展工作就需要有取舍,“只能圍繞重點項目抓重點田塊,廣泛的指導是忙不過來的”。

在孫月軒看來,其他的工作鄉鎮農技推廣部門也可以做。

孫月軒和葉文男一樣,從事農技推廣工作20多年,算是領域內的“老人”,但他們也需要經常下鄉,基本沒有節假日。葉文男感嘆,他們比政府工作人員做的事還多。

其實,不只他們是“老人”。“年齡都偏老。”葉文男向記者介紹了北流市農技推廣站人員的整體年齡情況。這也是全國基層農技推廣部門的縮影。

和石窩鎮農技推廣站一樣,大部分地方推廣站多年來沒有進新人。安徽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教授常偉調研發現,安徽宿州市甬橋區農技推廣部門自2000年以后就沒有進過人。

不僅沒有進新人,反而還“減人”了。

當前,我國基層農技推廣站實行雙重領導、以塊為主的管理模式,即業務歸上級業務主管部門,人事任免、人員工資等由地方政府管理。在某些特殊時期,這導致部分農技推廣人員在編不在崗或在崗不在位。

比如,石窩鎮農技推廣站總共5個人,因為當地政府有扶貧任務,人手不夠,有2個人被抽調去做駐村干部。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胡瑞法團隊調研發現,政府農技機構農技人員人數顯著減少,非專業人員人數占比過高。據他們統計,2015年各縣政府農技部門農技人員平均人數與本世紀初減少了43%。

云南保山市隆陽區農業技術推廣所高級農藝師曾林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當地也面臨科技隊伍建設與新老交接不容樂觀的現象。他承認,雖然近年來國家、省級加大對農業的投資力度,但地方政府配套投入仍顯不足,基層農業技術指導員工資與其他工作人員差距不小,優秀技術人員難以引進。

下鄉多了,但經費未增加

最近幾年,石窩鎮農技推廣站在做土地確權的事,是上級交給他們的任務。因需要反復確認地塊和人口信息,葉文男感覺下鄉的時間越來越多,但他們每年每個人只有400元左右的經費,“有時候需要自掏腰包”。

“不像公務員,我們事業單位沒有車補。”葉文男說。

記者在采訪時了解到,基層農技推廣部門都是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正像張勇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所說,他們的任務之一就是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而鄉鎮農技部門更是這樣,“自選動作”比較少。

在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左停看來,從當前整個基層農技推廣服務體系來看,鄉鎮一級的農技推廣仍處在“項目制”的操控之下。中央政府在項目發包前,試圖通過項目形式將施政意圖貫徹到基層,與設計初衷相結合。

曾林認為,目前的推廣體制缺乏活力。其中之一是,由于縣(區)鄉財政困難,缺乏必要的高產創建獎勵機制,致使農業技術指導員指導農戶開展高產創建的積極性不高。

但在張勇看來,并不是缺少經費的問題。 據他介紹,每年政府都會下達農業技術推廣項目,有一定的經費,“看怎么用了”。此外,對于基層來說,每年都有上報項目的計劃,“如果拍拍腦袋想出個主意,就跟國家要錢,肯定不合適”。

自2009年開始,原農業部和財政部聯合實施基層農技推廣體系改革與建設補助項目(以下簡稱項目補助),力爭通過項目實施,促進基層農技推廣體系改革建設。

項目補助是基層農技推廣部門經費重要來源。在張勇看來,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有錢練兵、無錢打仗”的局面,“尤其在硬件配置上,確實提高了一大塊”。

作為公益性農技推廣部門,基層農技推廣部門公用經費基本僅夠機構辦公,要開展技術指導服務,試驗示范、檢驗檢測、學習培訓、差旅交通、下鄉補助費用基本靠上級項目。“當下,基層推廣工作經費就是依靠項目補助資金,如果沒有了這個項目,公益性推廣工作無法推動。”吉林省梨樹縣農技推廣總站站長、推廣研究員王貴滿說。

實現農技推廣體系“有錢打仗”常態化,是基層農技推廣人員的共同愿景。

“項目補助已經成為日常推廣服務的支撐,建議中央財政轉移支付項目組織實施發生重大變革后,強化支持內容、支持力度。”王貴滿說。

新主體出現,行政力量減弱

雖然政府農技推廣部門要做的事很多,但不可否認,它們執行能力在弱化,主要原因就是種養殖大戶、農民合作組織、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大量涌現。

政府農技推廣部門執行能力弱化是必然,孫月軒、葉文男等人也承認這個現實。

隨著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推進,廣大農戶正積極以土地入股、土地托管等多種形式,組建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農業技術指導員的服務對象在逐步發生變化。”曾林說。

據農業農村部統計,截至2016年底,我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總量達到280萬個;同時,新型職業農民不斷壯大,總數超過1270萬人,成為農業現代化發展的引領力量。

事實上,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具有服務的雙重性,既是服務的對象,也可能是服務的主體。在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看來,服務主體不一樣,服務內容必然不一樣。

但在張勇看來,還要區分看待政府農技推廣部門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他介紹,前者是公益性組織,有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責任;而后者是營利性組織。

孫月軒向記者表示,他一直思考如何把政府農技推廣部門和新主體融合到一起。

此外,農業結構調整對基層農技推廣人員也是一個挑戰。

過去,石窩鎮種植以水稻為主的作物,現在農業結構調整了,種植以花生、百香果等經濟作物為主,“再用原來的技術套路應付不了了”。葉文男向記者開玩笑地說,雖然老了,但還要努力學習。

除了自身努力學習,對基層農技推廣人員的培訓也是必要的。

無論形勢如何變化,做好本職工作是基層農技推廣人員的首要責任,這也是眾采訪對象向記者表達的共同觀點。

“法律條款對農技推廣體系的職能定位表述清楚,搞活經營應該是在強化基本職能前提下去搞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原副組長范小建表示,農村經營主體的多元化,為農技推廣體系搞活經營創造了條件,但這不能改變政府農技推廣體系的基本職能。

來信選登

看到《“最后一公里”緣何那么長》這篇文章,又引起了我對農技推廣體系改革的進一步思考。結合我們團隊的調查研究,當前我國農技推廣體系的情況正如文章里所體現的一樣。綜合來看,我國農技推廣體系在需求層面和供給層面都面臨諸多挑戰。

從需求層面來看,人口老齡化、農業經營體系變化、農業發展結構性變化、全球氣候變暖等給農技推廣體系帶來了挑戰。以農業經營體系變化為例,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業現代化不斷推進,組織化程度不斷提高,種養殖大戶、農民合作組織、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大量涌現,他們對于農業技術的需求范圍和強度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對農技推廣人員的推廣方法方式、專業水平的深度和廣度提出了新要求。

從供給層面來看,農技推廣隊伍建設滯后、農技推廣事業費得不到有效保障、農技推廣供給范圍不適應現代農業發展需要、農業科研和農技推廣始終存在“兩張皮”的脫節現象等問題較為突出。以農技推廣隊伍建設滯后、服務能力弱為例。就當前而言,農技推廣部門,尤其是鄉級農技推廣部門的服務能力在弱化,農技服務人員人數已經降至改革前的一半。當前人事制度改革已成為限制農技推廣效率提高的重要障礙,嚴格的編制管理和逢進必考制度,限制了農技推廣隊伍的補充和發展。不僅如此,由于待遇長期偏低,職稱問題無法解決,不僅制約了現有農技推廣人員的工作積極性,對年輕人也缺乏足夠的吸引力。農技推廣人員年齡偏大,相關知識和技能更新較慢,已經無法滿足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要求。

但要解決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問題并不那么容易,它涉及政府管理部門、科技工作者、社會化服務組織以及農業技術的需求者。我建議:

首先,進一步深化農技推廣制度改革。從制度上理順農技推廣人員的進入、考核和退出問題,進一步完善激勵機制,建立一支富有積極性和戰斗力的農業技術推廣隊伍,更好地滿足現代農業發展對于農業技術推廣的需求。對于那些種養殖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組織、農業龍頭企業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農業技術推廣的行為,應予以鼓勵和表彰。

其次,根據不同的農業技術推廣的性質,從不同的財政預算層面對于具有公共產品性質的推廣服務予以保障。鑒于國家糧食安全的重大意義,對于糧食等大宗農產品的相關農業技術推廣經費建議由中央財政予以保障。而對于那些具有較強的地方性特征的農業技術推廣工作及其項目經費,如碭山酥梨、長豐草莓種植栽培、江蘇盱眙市養殖小龍蝦技術等,由于其收益具有顯著的地方性特征,相關技術推廣工作經費建議由地方財政予以保障。

最后,進一步破除農業科研和農技推廣之間存在的體制性障礙。進一步改革相關科研體制,鼓勵農業科研人員積極參與農業技術推廣并從中合理取酬。鼓勵農業技術推廣人員參與農業科研攻關工作,以增強相關農業科研攻關活動的針對性,更好地服務于現代農業發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

常偉(安徽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科學報》 (2018-09-12 第5版 農業周刊)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學中國三農問題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 造寶屋科技

通訊地址:中國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號安徽大學龍河校區主教學樓西403室|聯系電話:0551-65108001|傳真:0551-65108001

黑龙江时时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