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舊版
投稿信箱

首頁 >人才培養 > 研究生

馬詩雨:讀《鄉土中國》有感

發布時間:2017-11-21發布人:網站管理員瀏覽量:2560次

讀《鄉土中國》有感

 馬詩雨

要想研究一個問題,首先要了解的就是它的文化,它的背景,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能更有共鳴,更客觀的去研究所要研究的問題。對農業方面問題的興趣使我想更多的了解中國農村、農業的歷史,特征等,也就在常老師的推薦下讀了《鄉土中國》這本書。

《鄉土中國》是費孝通著述的一部研究中國基層傳統社會——農村的作品。收集了作者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后期,根據在西南聯大和云南大學所講的“鄉村社會學”一課的內容,應當時《世紀評論》之約分期連載的14篇文章。書中,作者用通俗,簡潔的語言對中國的基層社會的主要特征進行了理論上的概述和分析,較為全面的展現了中國基層社會的面貌。

作者首先在重刊序言中對鄉土中國的概念進行了界定,指出這里講的鄉土中國,并不是具體的中國社會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體的中國基層傳統社會里的一種特具的體系,支配著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它并不排斥其他體系同樣影響著中國的社會,那些影響同樣可以在中國的基層社會里發生作用。

《文字下鄉》中作者指出中國社會從基層上看去是鄉土性的,但中國的文字并不是在基層上發生,文字發生在人和人傳情達意的過程中受到了空間和時間的阻隔的情境里,就像最初的“結繩記事”是因為不能當面講話,才需要找一些東西來代話。中國的鄉土社會,大體上是沒有“文字”的社會,因為從空間格局看,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使鄉土社會沒有文字的需要;從時間格局看,鄉下人不但在熟人中長大,而且在熟悉的地方上生長大,反復地在同一生活定型中生活,語言足夠傳遞世代間的經驗,當一個人碰著生活上的問題時,他必然能在一個比他年長的人那里問的到解決辦法。作者認為如果中國社會鄉土性的基層發生了變化,也只有在發生了變化之后,文字才能下鄉。我覺得費孝通老師在這里說的文字,不僅僅是字面意思上的文字,還指知識,鄉土社會自身的文化和經驗足夠其世世代代的生活,對外來知識沒有學習的需要與熱情,但在當今社會,各方面都在飛速發展,知識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鄉下傳播開來,現在越來越多的農村孩子進城讀書,就是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也越來越多的農村青年選擇去城市打工,甚至在城市安家落戶,也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我覺得文字已經下鄉,而且會更進一步的發展。

讀書的過程中,我對作者提出的團體格局與差序格局印象很深刻。作者指出社會結構的格局可以分為西洋社會的團體格局和中國傳統結構的差序格局。團體格局是由若干人組成的一個個團體,團體有一定的界限,誰是團體里的人一定得分清楚;團體內的人是一伙,對團體的關系相同,團體中的組別或等級分別,都是事先規定的,就像我們在田里捆柴,幾根束成一把,幾把束成一扎,幾扎束成一捆,幾捆束成一挑。每一根柴在整個挑里都屬于一定的捆、扎、把,每一根柴也都可以找到同把、同扎、同捆的柴,分扎的清楚不會亂,人與柴的區別就在于不同的是人可以參加好幾個團體。而差序格局不是一捆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塊石頭丟在水面上所發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紋,每個人都是他社會影響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被圈子的波紋所推及的就發生聯系,每個人在某一時間某一地點所動用的圈子是不一定相同的。這讓我想到了“找熟人”這個詞,大家肯定都去醫院看過病或陪別人去過醫院,對于醫院排隊掛號,排隊看病,排隊付錢,排隊拿藥,肯定都深有體會,為了看病,得早起,得排隊,而那些在醫院有熟人的可能只需要打個招呼就可以跳過所有排隊的步驟,直接就可以做各項檢查,甚至比我們檢查的更仔細,我覺得這就是差序格局所說的推出去的波紋,一個個以“己”為中心的圈子,就好像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勢力范圍,你在這里有認識的人就會很方便,沒有就只能老老實實的按照程序去做。除此之外,對于很多人抱怨的人際關系很難處,我覺得也是因為這種差序格局,每個人都會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圈子,而圈子也難免重疊,于是人與人之間的關聯就不可避免的復雜化。

《無訟》這篇文章中作者的觀點也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文中說,在鄉土社會里,一說到“訟師”,大家都會聯想到“挑撥是非”之類的惡行。在鄉土社會的禮治秩序中,長期的教育已把外在的規則化成了內在的習慣,如果不知道“禮”,就成了撒野,沒有規矩,是道德問題,打官司也成了一種可羞之事,表示教化不夠。中國正處在從鄉土蛻變的過程中,原有對訴訟的觀念還是很堅固地存留在廣大的民間,現代司法不能徹底推行。因此,隨著新的司法制度推行下鄉,那些不容于鄉土倫理的人卻找到了一種新的保障,他們不服鄉間調解可以告到司法處去,鄉間認為壞的行為卻可以是合法的行為,現行的司法制度在鄉間的這種很特殊的副作用,破壞了原有的禮治秩序,但并不能有效得建立起法治秩序,作者認為必須先在社會結構和思想觀念上有一番改革,如果在這些方面不加以改革,單把法律和法庭推行下鄉,結果法治秩序的好處未得,而破壞禮治秩序的弊病卻已先發生了。文中所說讓我想到一些看到的新聞報道,一家放牛踩踏了另一家的地,因蠻不講理被打傷,在鄉間這是理直氣壯的,但是放牛的人沒有違法,毆傷卻有罪,放牛的人便去告了打人的人,雖然感覺放牛的人的做法很荒唐,但也確實反映了費孝通老師所說的司法制度推行下鄉的副作用的存在,因為這些會告到司法處的人往往是那些鄉間所認為的“敗類”,但我覺得這也反映出鄉土社會無訟的狀態在緩慢改變,法制秩序在逐漸建立。

發生于社會沖突的橫暴權利、發生于社會合作的同意權利、發生于社會繼替過程的長老權利以及發生于激烈的社會變遷過程的時勢權利四種權利同樣給我留下來很深刻的印象。作者認為,鄉土社會是長老權利的社會,因為在變化很少的鄉土社會里,文化是穩定的,很少出現新的問題,生活是一套傳統的辦法,人的行為有著傳統的禮管束著,每一年長的人都可以是年幼的人的老師,教他怎么去應付生活中各種問題,怎么合于文化方式的生活,在眾多的規矩中,從心所欲卻不碰著鐵壁。這讓我想到了我們一個一個的小家庭,家里父母從小就會交給我們怎么穿衣吃飯,見到長輩怎么有禮貌的向長輩打招呼,面對生活中出現的問題怎么去解決,讓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學會怎么生存,怎么相處,怎么更好的照顧自己,照顧別人,讓我們在成年后可以更好的融入社會,可以獨立的去生活,我覺得這就好像是長老權利。

讀完這本書,我對中國那時候的基層社會有了一定認識,雖然在當代的中國一些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但很多事情上還是可以看出費孝通老師書中所說的鄉土社會的特點,比如,即便現在的農村,也能看到很多男的與男的聚集在一起打牌、下棋、聊天;女的和女的聚在一起做活、聊天;孩子們聚集在一起玩耍等,就與書中《家族》一文的描述是相同的。而且,雖然費孝通老師所描述的鄉土中國可能并不是當時中國全部農村的情況,但也給了我很大的啟發。除了上面那些感受之外,還有兩點感悟:一方面是,我對于書中所描繪的那種人與人之間熟悉信任的場景很是羨慕,我覺得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人與人之間的這種熟悉與信任似乎也在丟失;另一方面是費孝通老師那種不斷探索創新的精神,給了我很大啟發,對于一個問題,一個研究項目,我們完全可以大膽的從其他方面進行思考,而不是把思想拘泥于已有的結論上。還有就是求真務實的態度,腳踏實地認真讀好每一本書,每一篇文章,不斷積累各方面的知識,或許是我們現在作為一名研一的學生最應該去做的事。

引用費孝通老師書中所說的一句話“這不算是完稿,也不能算是定稿,只是一種嘗試的記錄罷了。”在今后的學習生活中我想我還會再重讀這本書,我也相信對于經典,只有多讀,認真讀,才能逐漸理解與體會到書中所要表達的內涵。

(作者系安徽大學經濟學院2017級產業經濟學碩士研究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學中國三農問題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 造寶屋科技

通訊地址:中國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號安徽大學龍河校區主教學樓西403室|聯系電話:0551-65108001|傳真:0551-65108001

黑龙江时时开奖软件